感冒 – 養兒育女必須知道的21件中醫知識(1)

小孩子感冒,大概是父母最常遇到的問題。身體好的小朋友,一年小感冒一兩次,身體不好的小朋友,只要班上同學有一個人感冒,他一定也跟著感冒,要不然他就是帶頭感冒的那一個,而一感冒就稀裡嘩啦,大病一場的感覺,或者說他感冒從來沒好過也不太誇張。 早年在台灣及大陸都有流行過所謂的「神醫」,小孩子感冒,只要帶到神醫那打根針、吃點西藥,幾天內小孩子感冒就立刻好了。可是,奇怪的是,這些小孩子感冒好了沒兩三週又感冒了,既然上次看神醫「有效」,這次當然馬上再帶到神醫那看診,成為神醫的忠實病人,每幾個星期必來報到一次。…
Continue Reading »

養兒育女必須知道的21件中醫知識(0)

這是前元大創投董事長、暢銷書「當孔子遇上哈佛」作者李克明前輩給我的考題。每次拜候李董事長,他都會問我為什麼還不出書,而我每次也都找一堆理由來推拖沒有時間。然而,當我靜下心來思索,我知道沒有時間只是藉口,一個人再忙,只要時間管理的好,還是可以完成很多事。真正的原因,是和許多作家一樣有的通病,那就是希望寫出一本能夠讓人收藏的經典作品。就好像小說家瓊瑤的故事,瓊瑤的前夫一直想寫一本世界名著,遲遲沒有發表什麼作品,而瓊瑤沒有想那麼多,只是順著自己想寫小說的衝動,一本接一本的發表,等到瓊瑤已經影響一代人的…
Continue Reading »

再談辨證論治

這次到台灣巡迴演講,最主要是參加中國醫藥大學中醫學系50週年慶祝研討會,而研討會的主題為精神神經醫學臨床,所以,這次在台灣的幾場演講,我都把癲癇病例擺在前面。而這樣的安排,無心之下意外得到了很好的效果。 幾場演講的聽眾,大多都知道中醫講求「辨證論治」,因為這四個字常常為中醫文章及報導提及。可是耳濡目染太久了,大家反而覺得想當然爾,沒什麼大不了,畢竟似乎很多事情都得「辨證論治」,外科醫師得看你那裡有問題才能幫你開刀,修車師傅得看車子那裡出問題才能修車,連髮型設計師都得看你的臉型個性才能幫你修剪出適…
Continue Reading »

很抱歉,我在台灣不看診

前一陣子公開到台灣演講的行程以後,有不少的病患與家屬聯絡診所或我個人,希望我能在台灣幫忙看診。週末晚上陪家人看電影時,手機又顯示了一位媽媽的來信: ===== 李醫師您好,我住台灣,我女兒今年小一,從小班開始出現失神性癲癇,雖然我找很多中醫治療,也去針灸,但就是沒有用,依然頻繁發作。我想請問您來台灣演講時,我可不可以帶孩子去找您,請您幫忙看看。我經濟上不是那麼富裕,要飛去美國看診,對我而言,太困難了,我得借很多錢才行,雖然我真的很想去美國找您,可是我有三個小孩要養,暫時不能做這件事。 我想說問問…
Continue Reading »

醫不叩門 道不輕傳

剛剛在臉書上看到一位中醫界朋友轉貼的文章「醫不叩門、道不輕傳」,我不知道是誰寫的,也不知道有沒有版權的限制,但是內容讓我心有所感,在此和大家分享這篇文章,以及自己的一些感觸: ========== 「醫不叩門」這句俗語,指行醫者沒有接到邀請,即使有再高超的醫術,也不能主動叩病人家的門為病人施治。是醫生清高、冷漠、怕擔責……這到底是為什麼? 古人很久以來就有醫者三戒:醫不自治、醫不叩門、醫不戲病。「醫不叩門」是指:醫者不能主動上門,哪怕是朋友、鄰居。這裡有兩個理:一是責任主體的劃分,二是求醫者需有…
Continue Reading »

資訊不等於正確知識

昨天上兩週一次的廣播節目,主持人高潔仍在請假中,由另一位主持人唐韻來代班,我正好提早到了電台,就和唐韻多聊了一會兒。唐韻對中醫不熟,也很少主持中醫有關的節目,然而,電台的嘉賓及聽眾很多,也就常常聽到一些口耳相傳的故事,而看醫生及各種保健品的資訊往往是最吸引人注意的。 和唐韻閒聊時,她說有一位聽眾告訴她,一位近親得了胃癌,西醫把他的整個胃切除,同時也做了化療、放療,後來這位病人也尋求中醫的幫助,過了一陣子病人被發現復發轉移為直腸癌,沒有多久就過世了。聽到這樣的故事,我很難過,正準備說西醫這種手術切…
Continue Reading »

西醫比較進步?

很多不了解中醫的人,或者對西醫臨床治療只懂一些皮毛的人,常常會叫嚷西醫比中醫進步,中醫已經像恐龍一樣該被淘汰了。「進步」,其實看你怎麼定義與思考。西醫確實在許多地方比較進步,西醫在微生物、分子生物學上很進步,西醫在科技應用上很進步,西醫在切除、殺死生命組織很進步等等。然而,這代表西醫臨床治療比較進步嗎? 今天早上開車上班時,聽到廣播訪問一位灣區知名的西醫解釋胃痛的原因與治療,我把這段訪談簡單的整理一下,讓大家自己去思考。這位西醫解釋,當病人抱怨胃不舒服時,通常會考慮是不是有幽門螺旋桿菌。如果檢驗…
Continue Reading »

俠客與朝廷命官

上週四晚上從舊金山飛抵重慶,到了下榻的北碚南宇大酒店時,已經半夜十二點多了,北碚中醫院副院長萬鵬教授仍在旅館大廳迎接當晚到達的演講嘉賓。萬副院長很熱忱地歡迎我到重慶,也和我聊了一會兒。萬副院長說倪海廈老師和我,好像俠客一般,江湖上有所傳聞,但是人影少見,武功招式又和一般人不同,帶有相當的神秘色彩。 我進入旅館房間後,思索了一下萬副院長的敘述,想想還形容的真好。中國大陸中醫本科訓練出來的中醫師們,就好像朝廷命官一般,有一定的方式來訓練、考核、升遷、管理等等,練的武功有特定的規範,擁有很多朝廷給的資…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第五屆國際經方班演講教學一行

剛剛從重慶飛回美國,這次參加第五屆國際經方班,行程很趕,但是非常愉快。 廣州中醫藥大學李賽美教授主辦的國際經方班暨全國經方臨床運用高級研修班,經過多年的努力,已經成為中國中醫界最重要的會議之一。今年在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重慶北碚三甲中醫院舉辦,參加人數暴增,有四百多位來自中國大陸、台灣、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等中醫師報名參加,加上北碚中醫院自己的醫師、護士等,超過五百人,主辦單位得另外開一間會議室,讓沒有位子的人利用同步視訊來聽課,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中醫會議。 這次大會請我參加授課,非常榮幸,本…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