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丹佛的第二年,我像無頭蒼蠅一般,忙於修不同類別的課程,以彌補指導教授不在學校的缺憾。可是,那種失落感,不會因你忙碌而消失,反而會不斷地提醒你不知道在為何而忙。那就像在流沙裡掙扎,你越動,陷得越深,你越動,越更加精疲力盡。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我得知了PADI(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Diver Instructors) 這個潛水協會。我對潛水很好奇,很想試試看,卻一直沒有機緣真的去嘗試。當人失去方向時,會想做一些瘋狂的事,來跳出那煩人的每日作習,…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