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香港老太太, 去年年初被確診為肺癌晚期,做了化療後身體極其虛弱,西醫已放棄治療。病人不能躺下睡覺,一躺下就會劇烈咳嗽,這是肺積水的症狀,西醫剛將肺積水抽掉,但只能暫時緩解病人的痛苦,以後積水還會回來;病人坐起來會感覺胸口刺痛,通常這是由於腫塊或者痰飲卡在胸部的緣故。病人很辛苦,只能以45度半臥勉強休息,晚上只能睡一個小時,白天昏昏沉沉,中醫所謂的「陽不入陰」,這是癌末病人會發生的狀況,肺癌晚期的病人通常是被「淹死」的,嚴重肺積水導致不能呼吸,最後心肺衰竭而亡。

頗有孝心的病人家屬希望李醫師能遠程看診,幫忙母親減少痛苦。視訊後,醫師開方桔梗甘草湯的加減,重用桔梗、甘草,再配搭生半夏、麻黃、葶藶子等退肺水、祛痰飲。病人家屬在香港抓藥的時候問題出現了:買不到生半夏,因為生半夏被普遍認為有毒,藥店裡只有製半夏,即藥商將生半夏和解毒用的生薑先一起煮,然後再將薑制半夏曬乾出售,殊不知這麼做半夏的藥性已所剩無幾。好不容易一家藥店的醫師同意開生半夏,卻遭到藥店老闆的三番阻撓,最後勉強買到一付藥的生半夏劑量。病人服用一付藥後,臉色轉紅,痛苦程度減少,胃口變好,並且人可以坐起來了。

為了繼續讓母親好轉,病人家屬就如何買到生半夏,咨詢了當地的中醫師朋友,豈料該中醫卻說「生半夏有抗癌作用,但病人的狀況不適用,吃了隨時中毒入院」,更糟的是病人聽到了這一番話,對繼續服用生半夏產生畏懼。其實在李醫師開的藥方裡,生半夏並不是主攻藥,亦不是其中最毒的藥,有一味藥「葶藶子」是催吐的藥,說起毒性應該比生半夏強很多。所謂生半夏的毒性只有在很大劑量下生吃才會造成喉嚨麻等中毒反應;根據西醫的藥理分析,生半夏並無含很毒的成分。

由於病人的猶豫,藥方裡的生半夏改成了薑制半夏,服藥後,病情有在好轉,但是胸痛並沒有緩解很多,其中的原因是攻下痰飲後,要祛水,沒有了「清道夫」生半夏的祛水功能,胸中的水無法儘快去除,效果當然不夠好。

相似的「細辛不過錢」等以訛傳訛,都大大阻礙了正統中醫的發揚光大,讓人心酸悲憤的是:即使知道真相的中醫同道人很多也選擇安分守己,避免不必要的糾紛,不開有爭議的中藥材。如此這般對待中藥材的有力武器,中醫事業何時才能有長足的發展?

 

(語音檔案由希望之聲電台提供,文章摘錄自語音檔案內容,部分文字略有異同,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