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好幾週都很忙,沒太多時間寫文章,本來希望暑假以前可以把「養兒育女」的系列寫完,看來是會延遲一些了。今天我倒是想繞個路,把最近看到的幾個病例拿出來討論,讓做爸爸媽媽的讀者了解一下,父母的正確態度及行為,對小孩子的一生有多麼的重要。

第一個要討論的病例很令人難過,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男孩子,個子很高大,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不對勁,病人媽媽一開始解釋,我的心就不斷地往下沉。

這個孩子九歲以前住在中國,由祖父母照顧,一切都很正常,身體和課業學習都良好。九歲多時,被接到美國,留在爸爸媽媽身邊。親生爸爸脾氣暴躁,非常有暴力傾向,一天到晚罵太太及小孩,甚至會掐小孩子脖子及打小孩的後腦。事情鬧大了以後,被警察抓起來,法院判了刑,在牢裡關了一陣子,也被法院下了限制令,不准接近小孩子。然而,在美國生活不易,孩子的媽媽沒有什麼朋友及親人幫忙,孩子的爸爸出獄以後,還是一直纏著他們,硬是要住在一起。孩子的媽媽說警察沒有用,因為警察不能隨時保護他們,孩子的爸爸要脅他們,說如果報警,那就大家同歸於盡。這個媽媽也因為長期受到家暴,心理很害怕,失去正確處理事情的能力,所以,小孩子在家裡一直處於恐懼之下。然而,小孩子在學校也沒比較好,因為九歲多才來美國,英文不好,被同學欺負嘲笑,中間嚴重到得回中國住一陣子,可是,回到了中國也還是被同學欺負嘲笑,甚至比在美國更嚴重,只好又來美國,直到一年前左右,媽媽實在受不了了,才帶著他從亞利桑那州逃到加州,遠離他父親的暴力欺負。

小孩子在這個情況下過了幾年,結果神智出了大問題。小孩子有嚴重迫害妄想症,一直覺得大腦被邪惡的魔鬼給霸佔,也有嚴重的自殺傾向,好幾次幾乎跳樓成功,也好幾次用頭去用力撞牆。小孩子無法正常上課,被學區轉到特殊學校,後來連特殊學校也拒收,被逼著每天服用好幾種精神科藥物,開到最高劑量也沒改進,結果幾次被強迫去住精神病院,一次關幾個月,還用電療法來刺激他!小孩子現在沒有上學,每天在家裡睡到下午三四點才起床,起床後不吃不喝,呆坐在那裡,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只盼望著媽媽下班回家。到了半夜十二點,才會因為太餓太渴而大吃大喝,吃喝完就去睡覺。

第二個病例是一位上了大學不到一年就休學的年輕人。這位年輕人從小就和媽媽很親近,成績及行為舉止都很好,高中畢業後,上了美國有名的一流大學。上了大學一陣子後,開始無法集中精神,喜歡躲在宿舍裡,成績當然就出了問題。病人、父母、學校三方溝通了幾次後,決定先休學。回到家裡住以後,出現了奇怪的現象,這位年輕人對媽媽非常不耐煩,似乎一聽到媽媽的聲音,心理就開始不平靜,有幾次還動手打了媽媽,還有一次在公眾場合踢了媽媽一腳。

我問這位年輕人,為什麼他對媽媽那麼生氣,對爸爸及其他人卻很好?病人說都是媽媽從小限制了他,什麼事都是媽媽安排的,他什麼好玩的都不能嘗試。媽媽在旁邊聽了急忙喊冤枉,她說他想學吉他,就幫他買了吉他,想踢足球,就讓他去學踢足球等等,是他自己做什麼都一下子就沒興趣了,自己不玩了。然而,這位媽媽以前來找我看診過一陣子,睡眠很差,心情及脾氣都不太好,當時媽媽肝血不足、血不歸肝的現象很嚴重,顯然媽媽的認知和兒子的感受是有差別的。

我幫這位年輕人看診一陣子以後,他有明顯進步,決定到附近的社區大學修一些課,沒有課的時候,喜歡待在健身房裡做重量訓練。我覺得他這樣的安排很好,讓他不脫離人群,也可以增強自信心及身體健康。可是,媽媽一直想著什麼時候可以回到原來大學復學,為什麼要每天花那麼多時間在健身房,而不多做些「有意義的事」?結果,這位年輕人本來已經平靜很多,又在一個公開場合下動手打了媽媽一拳,最後他們決定讓這位年輕人搬去和阿姨住,媽媽說她也不想管了,母子見面時相敬如賓就好。

第三個病例是位快三十歲的女士,非常肥胖、水腫嚴重,被媽媽拖來看診,希望能把體重降下來,也讓人比較有精神。這位女病人沒有任何醫學背景,也不是學科學出身的,卻一付自己什麼都知道、一付中醫不科學的態度,我很耐心的解釋中醫如何看她身體的情況,為什麼中醫可以幫助她,她還是一付自己最懂的樣子,以懷疑的眼光看著我。我沒怎麼理會她的鄙視,轉個頭和她媽媽解釋為什麼得用水藥、如何正確的煮水藥等等,媽媽聽完後轉向病人,對她說:「妹妹啊,中藥很苦的,但是對你有好處,媽媽求妳啦,求妳一定要喝啦」,一付要跪下來求女兒的樣子。那個時候,我馬上知道這位病人為什麼不到三十歲就一身的問題,我也料到她一定不會吃中藥、一定不會來複診,果然,後來再也沒見到這位病人。

第四個病例是一個十一歲的男孩子,早熟,青春期提早到來,西醫檢查認為他再兩年就會停止長高,而他現在也沒比其他同學高,父母很擔心他長大後會很矮,來找我看診是希望我開「轉骨方」給兒子,因為他們聽說轉骨方可以增高。我告訴爸爸媽媽,兒子的問題不是單單就是「轉骨方」三個字那麼簡單,得檢查他到底哪裡有問題,是脾不好、吸收不好?肝血不好、睡不好?還是腎有問題、骨頭長不好?甚至是更複雜的原因。我檢查這位男孩子時,發現他瞳孔反應很差、腎陽不足,眼診肝區非常雜亂,甚至部份區域已經從原本的褐色轉為青色,加上其它望聞問切的結果,我斷定他肝有很大的問題,而中醫說「子能讓母虛」,肝不好,不斷求助於腎,導致腎陽不斷外洩,使得身體提早發育,青春期提早很多年到來,也造成了腎陽嚴重不足。

我覺得很奇怪,十一歲的小孩子,怎麼會有這種情況。一問才知道,小孩子從很小時就開始每天服用維他命,加上氟化物藥片保護牙齒,同時很多餐都在外面吃。我解釋每天服用維他命會造成很多問題,美國內科學會及其它研究單位早就提出很多報告,認為每天服用維他命不但沒有用,反而對身體有害,而氟化物會傷害到松果體,影響退黑激素正常分泌,導致睡眠問題,另外,大量外食,讓小孩子吃下了很多人工加工食品及化學藥劑,綜合這幾點,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小孩子的肝會那麼不好。

結果呢?爸爸媽媽聽了我的解釋,反過來問我:「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每天服用維他命嗎?」、「台灣不是連自來水裡都加氟嗎?」、「大家都在外面吃飯,不也就是這樣過日子的嗎?」,擺明了就是「你開轉骨方給我們就好,其它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兒子的肝哪裡有什麼問題」的樣子。既然他們是這樣的態度,願意把兒子的健康賭在他們的無知上面,我再解釋也是沒有意義的,不過,一個好的醫師也不會隨隨便便開個轉骨方來打發病人,所以,他們不要我開藥,我也不給他們什麼轉骨方,他們空著手離開診所。

我想讀者看了上面的四個病例,自己會有許多感觸,不需要我多加評論。至於中醫如何治療各種精神科疾病,今年七月,我應邀參加台灣台中市德馨獅子會及中美同濟會舉辦的公益講座「除了吃藥,我還能做什麼? – 探討精神障礙多重原因,藥物並非唯一選擇」,主講的題目是「給不想再吃精神科藥物的你 – 從中醫的成功個案臨床經驗談起」,到時候再和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