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二,Palo Alto Gunn High的一位十一年級升十二年級高中生在家自殺身亡,據說原因是成績不理想影響了大學的申請,想不開而自尋短見,學校和家長都十分震驚。其實細心觀察,在不幸發生之前應該有徵兆:比如本來很乖的孩子突然不說話了、晚上不睡覺、上網的頻率不正常等。李醫師臨床上見到的高中生案例比較少,更常見的是離開了父母的大學生,因為家人無法近距離觀察,所以一出就出大事:比如長時間曠課,期考缺考,騷擾同學等。傳統醫學無法給予積極地幫助,輕微的症狀或許用西藥可能讓病情好轉,但好轉的原因並不是吃了這些藥物,而是西藥暫時壓制了症狀,讓孩子的生活和人際關係正常,反饋就正常,病情才有可能轉好。可是對於很多常年累計的抑鬱,西藥就沒有效果了,反而有很多的副作用,很多精神科醫生都有這一共識。這一次台灣的精神科疾病治療的公益演講之行,與會的幾位精神科西醫表示:鑒於西藥的副作用,他們已經七、八年不開西藥了,治療以心理輔導和其它非西藥方式進行。李醫師通過演講要傳遞給主流西醫和患者的訊息是:傳統中醫對精神科疾病的治療是很有效果的。

今天李医师要向大家介紹的一类精神疾病是「躁鬱症」,英文Bipolar,也稱為兩極症,其主要特徵為患者會不斷經歷「躁」(Mania) 和「鬱」(Depression)的兩種相反的極端精神狀態。病人會幾個禮拜情緒亢奮:比如講話很大聲,熱心參與各種活動,但其熱心程度超出正常人水平,甚至接近發狂的程度(maniac)而影響到周遭的 人;而幾個禮拜後情緒直轉急下,躲在家裏閉門不出。Bipolar病人肝腎都有問題,亢奮時肝陽上亢,腎陽消耗得太多,以致腎陽不足發生「斷電症」。斷電症發作時,感覺就像電源插座被拔掉,正在跑步的患者會突然倒地,而斷電倒下與一般的暈倒不同。

順便提一下,除了躁鬱症,被跳蚤(tick)叮咬傳染得到的萊姆症(Lyme Disease)也會引起類似的斷電現象,原本主要活躍在美東地區的帶菌跳蚤被發現在美西也有增長的趨勢。臨床上也發現斷電症在西部有上升的趨勢,請大家出行前做好防蚊蟲叮咬的措施,尤其在春、夏跳蚤繁殖活躍的季節。

言歸正題,下面是李醫師治癒躁鬱症的一個臨床案例。

案例:一白人,男性,四十歲左右,患躁鬱症已五、六年。

病人亢奮期間在公司做事太堅持,過於介入別人的項目,以至和同事發生爭執, 後來又進入情緒抑鬱階段,數禮拜沒去上班。李醫師辨證發現患者的肝是重要誘因。該病人從高中就開始抽大麻,經常喝啤酒,現今身體諸多現象均顯示肝有問題。

中醫認為「肝主筋,其華在爪」,就是說筋是肝的系統在管理,而指甲(爪)是筋的延伸;當肝血不能潤筋時,指甲會變薄、表面凹凸不平、有奇怪的紋路,若是患者濕氣重還會出現灰指甲。另外,「肝開竅於目」,肝病患者的眼睛常常會出現視力模糊,眼壓高等症狀。肝受傷後,脾臟的吸收、運化水濕的功能會變差,長久以來就會造成惡性循環:寒濕在少腹累積、營養吸收不良引起肝血不足。肝脾兩臟從原來相互扶持制約的兄弟變成互相拖累的難兄難弟。肝的血不足,會求救於其母 – 腎,腎精消耗得太嚴重便會出現腎陽不足的現象,常見症狀表現:瞳孔對光的反應差,精神不穩定,常有恐懼不安感。

那麼李醫師是怎麼治好這位患者的躁鬱症呢?鑒於病人的肚子很大,少腹寒濕累積已經有時日了,若沒有先將少腹熱起來,所有的內臟就像泡在冷水裡,清肝、健脾的效果都不會好。因此,李醫師先用經方麻黃附子細辛湯把中下焦溫起來,待少腹的寒去除後,問題就簡單化了。病人對藥的吸收變好,臨床表現在:舌苔開始退了,人比較清爽,不會咳了;李醫師再步步為營,為病人清肝、補肝血、健脾。從頭到尾大概三個月,病人在李醫師的治療下Bipolar很長時間沒有再犯。

結語:治療複雜的案例要講究戰略戰術。治病辨證正確固然重要, 醫生在關鍵時候的信心、堅持,以及對劑量的拿捏也是考驗一個中醫師功力的重要方面。

(語音檔案由希望之聲電台提供,文章摘錄自語音檔案內容,部分文字略有異同,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