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年輕女士中風面癱,大概三十歲出頭,自述上週三洗澡後因為天熱沒擦乾就上床睡覺,隔天起床發現面癱,實際上受寒後會發生面癱比較少見,但她本身可能有其他原因,像是血虛氣虛等原因。一般面癱在一二天內治療效果會很好,一個禮拜過後效果就還好,拖兩三個月就難治了。一般這種臉部肌肉麻痺在國內叫面癱,台灣稱小中風,我們針灸時要偏重健側,如果右邊面癱下針左邊,引正氣過去,要先下好的那邊,不是壞的那邊,等到慢慢扶正之後才下針患側,或是健側、患側一起下,下針合谷可幫助面口疾患,右眼瞼上可以利用"太陽"透"率谷","地倉"透"頰車",看起來有些暴力,但因為斜刺所以不太會痛,先下見側再下放側,等都好了以後下"人中",嘴唇下"承漿",再拖更久一點可下針"陽陵泉透陰陵泉"。用藥方面,需要引水上頭面部,所以葛根為主,再使用麻黃加上活血化瘀的藥,向是牡丹皮效果就很好,但是使用時機也很重要。

天氣炎熱時直接吹冷氣對身體會有很大的負面影響,現代人洗完頭髪不吹乾,加上頭髮濕又去運動,容易發生徧頭疼掉頭髮,頭髮不乾吹冷氣會有很多問題發生,面攤比例會比較高些,但基本上這位病人還沒那麼嚴重,舌頭沒歪,只是臉半邊歪,一邊眼睛睜不太開,因為才發生幾天,所以復原的機率很高,如果超過一兩年以上藥則要開重些,愈大年紀愈麻煩。相對的很多中風病人不是來看中風,身體有其它的問題,由於中風血瘀久了,造成經絡改變了,舉例這位老先生七十出頭,不能躺下,一躺下就咳嗽,沒辦法睡覺,每晚小便七八次很難受,經過幾次治療後治好了,現在唯一是腳沒力,身體的陽氣下不去,腳皮潰爛造成疼痛,下針後腳皮較柔軟,可是腳還是無力,原因是三年前中風過就一直沒好,經脈血路都堵住了,下針雖然有用但支撐不了這麼久,目前不能睡和肺咳的問題都解決了,就剩下半身走路部分。以中風案例來講,中醫治療的速度會比西醫快速。

病例一:B型肝炎帶原者,西醫無法治療,中醫變成能治療的可能性?

依照西醫角度來講帶原是有傳染性的,自身有沒有抗體要看情況,中醫不講病毒,中醫的肝臟是解毒用的,不管帶原也好或得了B型肝炎,臨床上就是肝臟有問題,中醫有很多清肝方式,但只清肝不補肝也會有問題,也有中醫自己清䏏而不補肝隨後也中毒了,原因是有些藥不能吃那麼久,不能一天到晩清肝,另外是藥源不好的話有很多重金屬農藥殘留,也會造成肝臟負擔。清肝一方面也要補肝血,這樣的治療臨床效果不錯。西藥對肝病的治療效果不是很好,中醫對治肝病有幫助,可在西醫查出肝指數不良時發現肝功能的問題,中醫可提前知道肝有問題並治療之。

病例二:毋親70歲掉頭髮,晚上睡不好!

年紀大容易血虛,肝功能下降,造成掉頭髮的原因和肝血最有關係,所有血虛以肝血虛為先,年紀大了腎、心也會血虛,睡眠不好是心肝血虛難入睡,求助中藥幫助很大,但頭髮要長回來有一定的困難,年輕禿頭長回來機率相對大,但由於年紀大了,不只一個氣管有問題,很多器官連帶有問題,我們可以讓掉頭髮少些、慢些,但長頭髮不是一兩天的療程,但睡眠不好比較容易看到治療結果,所以化療會傷害肝就會掉頭髮,貪血和血虛有點相似,假如好好保養治療蠻有希望的。

病例三:女性37歲,工作以及家務都緊張,半夜床後難以入睡,這三個禮拜只安穩睡過兩三天,吃安眠藥好些,但淺睡剛睡著又會驚醒,中醫有何辦法?

服用安眠藥後表面上睡著了,但神經和身體還是沒休息,然而吃安眠藥的副作用會造成自殺或殺人的傾向,藥廠也經常被告,但都以各別䅁件賠償處理了。有些人好幾年都睡不好,長年勞累不見得是身體累,家庭工作心理累,心血失去導致心不能藏神,在西醫的血壓上看不出有問題,但神不守舍,神無法歸到心,可以用黃連阿膠湯加生雞蛋黃,因為黃連補心解毒,再加上阿膠補血力更強,因為長年睡不好,一定會有虛熱,先把熱壓下,使用石膏、知母,治根治本都要有。心血虛會在情緒上先看到,只是一般健康檢查指標都好,就是睡不覺,使用中醫治療失眠沒有副作用,必須提醒婦女有長期情緒低落罹患乳腺癌的機率會高些。

病例四:兩腳冰冷,小腿腫痛,後腳跟裂,運動量大又睡不好!

兩腳冰冷,小腿腫痛這是心陽、腎陽無法往下,而腳跟裂到流血,一般擦凡士林是沒效的,中醫會使用熱藥往下推移心陽,心陽要溫熱到小腸,小腸温熱所有器官都熱,腳冷小腿腫是下不去又上不來,下去是靠心臓,收血是靠脾,西醫認為血回到靜脈血管是肌肉的運動,中醫早認為脾主四肢主肌肉,所以心脾兩虛會有這現象,尤其接近更年期女性,如果身體不好月經就會二三個月才來一次,有時半年沒有了又來一次,這都是可調理的,而在更年期是改變身體狀況很好的時機。

(語音檔案由希望之聲電台提供,文章摘錄自語音檔案內容,部分文字略有異同,敬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