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學時代的故事 - (10) 羅馬競技場

在史丹佛的第一學期正式上演了。我這一屆,電機研究所一反常例,收了不少台灣來的學生,大約十一二個,多半大學是電機系本科,又以台大電機為主,大學唸物理的,只有我及當年和我一起保送台大物理的同班同學,他因為視差太重,也不用當兵。當我遇到其它台灣來的電機系學生,奇怪地發現我的名字比我的人先走了一步,很多人都已聽說過我這號人物。訊問後才知道,原來我是唯一拿獎學金的,以往也很少入學時就有獎學金,多半是進來表現好,有教授正式收為他的學生以後,才有獎學金,更何況我大學不是唸電機。不過,我並不覺得我有什麼厲害,反…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9) 矽谷金律

  炎熱的臺北七月,我交了大學最後一份報告,整理了兩箱的行李,其餘東西打包好,請家兄從臺北送回嘉義,就這樣我踏上了留學之路。 只是沒有想到,這一離開臺灣,就在矽谷定居了十多年。 嚴格說來,當時我根本沒有思考未來十年二十年將在何處,似乎早已把出國留學定型為必做之事,就好像高中唸完就得唸大學一般。 我想雖然我逃離了聯考,卻逃不了聯考下的思維。 史丹佛位於舊金山南邊五十公里,聖荷西北邊三十公里,緊鄰的是知名的Palo Alto 市,和有錢人住的Los Altos Hills及Woodside…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8) 哈佛還是史丹佛

    大三升大四的暑期,在朱經武獎學金主辦單位中技社及朱經武教授本人的安排下,我到哈佛大學應用物理系做短期研究。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新奇的事,雖然那時對自己唸物理的功力有不錯的自信心,哈佛這個名號還是挺嚇人的。 託一位臺大物理學長的幫忙,我在哈佛法學院後面的社區裡,分租了一個公寓,環境很好,很有人文氣息,和我分租的是一位到哈佛短期進修的教師,是位年約四十溫文儒雅的美國人,這對我的英文幫助很大。那時是暑假,就算是哈佛也放慢了腳步,顯得有些庸懶,這給了我很大的自由,隨心所欲地漫…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7) 理想與現實

唸物理,對我而言,是一種享受,我比我自己猜想的,更喜歡物理。那種探討物質根本的理論,從幾個很簡單的假設,推演出繁雜的數學,解釋和預測各式名樣真實的現象,是非常讓我興奮的。馬克斯維爾(Maxwell) 簡單的四個式子,造就了現代無線通訊,量子力學簡單的幾個概念,可以顛覆牛頓幾百年來的地位,相對論的時空轉移,更是讓人嚮往與迷惑。而我也很喜歡我們班上的討論風氣,常常可以吵得臉紅脖子粗,但是一旦有其中一個人發現自己錯了,馬上承認,瞬間反過來支持對方的理論,不會為了辯論而辯論,這樣一來一往多次下來,每一個…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 (6) 嘉義來的僑生

  臺大十月迎新,從二月到十月,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閒,只不過這半日變成了八個月。這段時間,沒有人期待我唸書或做任何正經事, 我也沒有去成功嶺,這原因我後面再做解釋。我東晃晃西晃晃,在大學聯考前偶爾陪著班上同學唸一些書,回答一些課業上的問題。大學聯考當天,我特地去陪考,還準備了兩瓶果汁香檳,在考完後替同學慶祝,不過,我想他們可能很痛恨我,自己不用考聯考還來鬧場。插一段故事,我的事情,被中南部幾個報紙登了出來,原本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記者神奇的筆下變得好像很偉大一樣,在考場上,被一些陪考的家長…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 (5) 保送臺大

  正當我高三導師高興地盤算我們班會有多少人考上第一志願,事情出現了變化,我收到教育部公函,問我是否要再度參加資賦優異學生保送甄試,這個函件打亂許多原有的計劃。 在那個時候,資優保送制度,是用以鼓勵資賦優異學生研讀基礎科學,以期加強台灣基礎科學的實力,所以,雖然可以選擇任何一所大學,卻只能選擇唸物理,數學,化學,或生物。在所有的選擇裡,臺大物理系在大學聯考理工科排名第五,是排名最前面的。而我早就以排名第一的臺大電機系為目標,以我當時的狀況,已經不是考不考得上臺大電機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拿…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4) 飆自行車的高中歲月

保送高中時,教育部淮許我們這些怪胎自己選擇學校。建中,北一女,師大附中是最多人的選擇,有些人即使決定不要離家太遠而放棄台北的學校,也都選擇各區最有名的學校,男校譬如說台中一中,台南一中,和高雄中學,而女校當然是對等的台中女中,台南女中,和高雄女中。只有我這個奇怪的人,破天荒地選擇嘉義高中,只因為從我家騎自行車到嘉義高中不到五分鐘。這個決定把兩個學校搞糊塗了,一是台南一中,二是嘉義高中。台南一中是離我家最近的「一流高中」,他們不敢相信我會為一個半小時的車程,放棄台南一中,更何況台南一中有不錯的宿舍…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3) 資優還是績優

從小學六月畢業到國中九月開學,短短的三個月,我有了重大的轉變。我國小成績平平,班上十二三名左右,全年級有二十幾個班,就算全縣市的議員外加全體家長會成員都好心送畢業生一個禮,怎麼算大概都輪不到我領。這本來不是件大不了的事,我也不在乎。不知是怎麼了,我母親正好有事到班上來找老師,發現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害怕我幼小心靈受到打擊,於是,我父母親私底下買好了禮物,假裝成學校準備好的禮物,要老師送給我。我收到禮物時,其實很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心裡很難過,覺得要讓父母這麼勞心,很對不起他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 (2) 小時不了了

如果你25年前問我的小學老師及同學,「xxx這個資優兒童表現的怎麼樣」, 他們一定會認為你瘋了,那時侯的我,不但不是 「資優兒童」,可能還被認為有些呆呆的。其實,我也不一定真的呆呆的,之所以給別人這個印象, 經多年後的明察暗訪, 我猜有兩個原因。 第一,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讀書。在我的腦海裡,沒有「讀書」這個關念。對我而言,「讀書」最多只是在月考前,把課本翻一翻,即使這樣,我也懷疑我那時到底看進去了什麼, 我月考的成績乏善可呈,可能只比隨便亂猜好一點。我記得有一次,因為生病錯過了月考而得事後補考…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 (1) 緣起

好多年前,台灣一家出版商對我的求學及做事經驗感到興趣,想找我寫一本書,把我的故事說給讀者們聽。我只寫過學術論文及商業評論, 從沒出版過通俗故事, 受到出版商的邀請,非常高興,興沖沖地寫了好幾篇。可惜,寫到我拿到史坦福博士後,一方面真的是太忙沒有足夠的時間寫稿,另一方面是商場上的故事太複雜,寫太少, 讀者們看不出個味道,寫太多,可能會得罪一票人。所以,稿件一直停滯不前,出版書的事宜,也就不了了之。現在把寫好的部分與讀者分享,或許可以當做「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的「前傳」…..   前一陣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