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隨筆

詠春拳 vs. 心理因素

上周末,參加了兩天的詠春拳講習營。領頭的老師是一位頗具名氣的師父,葉問宗師的主要弟子之一,與李小龍同年生,當年也和李小龍一起在美國推廣詠春拳,輩份與功力之精深,在詠春門下,為眾人敬重。另一位老師是這位師父的資深弟子,練詠春拳已三十多年,功力自不在話下。 兩天的課程,從基本姿勢、呼吸運氣、到如何制伏Mixed Martial Art (MMA)慣用的地面攻擊(ground fighting)等等,很快的走過一遍。然而,此一詠春拳分支,有兩個特點和其他分支不太一樣。第一個特點是如何利用人體結構及運氣…
Continue Reading »

聽聽西醫怎麼說

前幾天,和史丹佛大學醫學院的幾位教授及學者開會,討論到中醫在現代臨床醫學的應用,開會後心中有深深的感觸。這幾位教授學者都是了解現代醫學的西方人,他們卻反過來,認真的向我推薦中醫的好處和重要性。我節錄及翻譯幾句讓我感觸很多的話: “我們史丹佛醫學院都已經研究及應用中醫十幾年了,你們現在還在吵中醫科不科學?” “誰說西醫科學了?它不科學,我們的臨床醫生感到非常挫折,我們對大多數的慢性病都束手無策!” “我們的臨床醫生根本不想討論中醫科不科學,他們急著想要我們用中醫的方法來幫忙他們,只要有百分之三十的…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扶陽論壇上海行(四)

第三屆扶陽論壇圓滿結束了,回加州途中經過台北,參加倪老師的經方家研習會。很多同學從台灣各地趕來,倪老師為了未能參加扶陽論壇的同學,把扶陽論壇演講內容再解說一次,因為都是倪老師的學生,老師可以跳過很多基本的東西,直接進入深度的討論,時間雖短,聽得卻比較過癮。晚上當然也少不了聚餐,能夠再次見到許久未見的同學,大家都十分興奮,閒話家常,自不在話下。 匆匆的旅行了一星期,回到加州,回想這次扶陽論壇的經歷,感觸良多。幾年前,倪老師開始教授人紀,網路上對倪老師的討論越來越多,正面的支持固然很多,但也吸引了不…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扶陽論壇上海行(三)

倪老師的演講引起很大的回響,讓很多與會者有遇見奇人的驚喜,中場休息時,會場四周,三步五時都可以聽到極好的評語,就連幾位名家也對倪老師多加尊敬,畢竟,內行人過招,一下子就知道彼此的功力,無需多言,只有門外漢在戲演完了還不知道在唱些什麼。倪老師演講結束後,很多人擠到倪老師身旁問問題,實在太多人了,主辦單位不得不護送倪老師出場,由x亮來做中間人,負責聯絡工作。當然,倪老師是非常照顧自己學生的,在一整天演講的疲憊下,仍不忘記說過要請大家吃大閘蟹,倪門弟子和幾位貴賓,在孫董事長的精心安排下,和倪老師一起享…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扶陽論壇上海行(二)

經過一小時的「領導致詞」,倪老師總算在9點半準時開講,上午以陰陽辨症為主,內容如下: (1) 如何將陰陽辨症法精準的應用到人體上 (2) 陰實如何形成 (3) 如何去區分經方中陰陽藥物 (4) 如何選擇去實與攻堅的藥物 (5) 如何做出正確的經方藥物組合 (6) 經方藥物的計量如何取捨 (7) 何謂正常人 – 中醫界必須做出統一的健康標準(陰平陽秘) 這些內容,對倪老師的學生而言,其實是很基本的。看到大家全神貫注努力地抄筆記,就連貴賓席上的多位名家,也未如「慣例」提早離席,反而非常專注於倪老師的…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扶陽論壇上海行(一)

有一陣子沒到上海了,上海依舊是車水馬龍高樓興起。不過,不同於以往的商務之旅,此次來上海是為了參加第三屆扶陽論壇,更正確地說,是為了聽倪老師的演講。扶陽論壇,在李可、盧崇漢、劉力紅等多位大陸知名中醫師的努力下,已成為大陸中醫界的一件大事。今年是第三屆,在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舉行,最大的特色就是請到倪老師做為論壇的最主要的演講者,針對「經方的運用與陰陽辨證法的關係及重症的臨床經驗介紹」發表一整天的演講。我猜很多與會人士都在網路上看到過關於倪老師的討論,但是絕大多數卻未曾親自和倪老師照過面,這位…
Continue Reading »

膽結石

男,55歲,華人。膽囊位子不適,按壓更痛,晚上睡覺躺下來就感覺到餓。 09/10/2009 電話初診 主訴:右肋骨下膽囊位子隱隱作痛,按壓更痛。胃有氣,吃西藥治胃酸。吃消夜,但仍會餓,難入睡。 寒熱:足溫,額頭溫,手冷。怕冷,惡風,不怕熱。 口渴:口渴,喝冷的。 流汗:有汗,無盜汗。 睡眠:即使早睡,晚上十一點半也會起來,凌晨一到三點可睡好。 胃口:胃口很好,一天吃五六頓,少量多餐。晚上躺下來就感覺到餓。 大便:大便軟,每天一到二次。 小便:小便淡黃。 體檢: 病人自己按壓膽石點會痛。 開方:吳…
Continue Reading »
行醫有感

脈診現代淺釋 Part 1

中醫「望聞問切」四診中,「切」,也就是脈診,一直是中醫學子們最難掌握的。歷代名家解釋脈診的著作很多,但大多借用各種事物來形容脈象,譬如「如病蠶食葉」「狀似柳葉,散慢而遲」「如引繩如循長竿」等等。這種以文字間接形容脈象的方式,對臨床經驗不多的中醫學子們而言,實在不易理解,畢竟除非真的看過生病的蠶吃葉子,很難想像「病蠶食葉」是個怎麼樣子,更何況要聯想到是個怎麼樣的脈象。或許,我們可以換一個現代的方式來了解脈診,我們試著藉用一些簡單的物理學現像來討論脈診。 首先,我們可以想像在物理學上,要如何探討在小…
Continue Reading »

Nothing Is Impossible

NASA,美國太空總署,一個響亮的名字,結合了成千上萬的精英,。到了Merritt Island,絕不能錯過NASA的Kennedy Space Center,從Apollo、Saturn、太空梭、到今日的太空站,多少歷史,多少夢想,激起多少感動。 “Nothing Is Impossible”,這句名言,由登月過的太空人來闡述,有如萬馬奔騰,激昂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曾幾何時,我也埋頭在複雜的微分方程式,算著登月火箭的軌道,而上一次使用同樣的火箭軌道微分方程式,竟是用來計算股票選擇權的價位,那…
Continue Reading »

Classic Chinese Medicine

「中醫」,英文通常翻譯為「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 意指「傳統中國醫學」,而隨著中醫漸漸普及世界,「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一詞,被用來統稱使用針灸、中國草藥、和其它相關的醫療行為。然而,「Traditional」這個字,似乎在隱喻所有這些醫療行為都來自「傳統」,似乎把所有這些醫療行為都和「幾千年的智慧」劃上等號,其實,這是不對的。 自中醫古老經典「黃帝內經」及東漢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以來,近兩千年的中醫史裡,絕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