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療日誌 09/23/2013 ─ 嚴重頭痛

今天,病例討論中「九個月來各種嚴重頭痛」的那位白人定期回診。這位病人很有意思,他是英國人,原來念的是Computer Science,後來到歐洲很有名的商學院念MBA,跟同班同學結了婚,搬到美國來工作。本來在Yahoo做了很多年,當上中高階主管,後來因為看不慣Yahoo內部的種種問題,決定自己出來創立公司。可是,在矽谷創立公司,雖然成功的故事聽了很多,其實非常困難,一千個想創立公司的人,大概不到十個可以籌到資金,而這十個籌到第一筆資金的公司,大概不到兩個可以活下去。這位病人離開Yahoo快兩年了…
Continue Reading »

FM92.3: 當張仲景遇到斯坦福 — 以寒濕病症解讀中醫

  「當孔子遇到哈佛」這本書在台灣出版後頗受歡迎,這位作者是早期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同時也是商業碩士,畢業後在紐約當律師,專長商業法,在律師界為頂尖人物,他是元大創投公司董事長,在歐美亞洲商埸上富有名氣,因緣際會,十年前開始閱讀古籍,孔子、孟子、孫子兵法,發現很多智慧在古書中都有,前人寫古書都有點高調講道德觀,其實古書非常實用,處理事時不亢不卑又能完整達到目標,不欺負人也不被欺負,他把古藉很多段落整理出來,加上現實的生活故事,書名是"孔子遇到哈佛 ",一套共有六本,第一本是和就業有關,探討…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後記

重新閱讀自己多年以前寫的故事,有很多的感觸,當時有當時的想法,現在又有現在的想法,這大概就是人生成長的過程吧! 有股衝動,想繼續寫下去,寫我拿到史丹佛博士後進入大公司,到柏克萊念 MBA,出來創辦高科技公司,捲入公司買賣,從事企業顧問與投資,探討宗教與對人生的失落,怎麼開始接觸中醫,做出朋友們認為發瘋了的決定轉入中醫這行…..。 這中間有很多故事,大公司內的部門鬥爭,矽谷創業的辛苦與孤獨,商場上的鯊魚猛虎,似是而非的跨國交易,中西醫療業的黑暗與無助…..。 我還記得我第一家初創公司請來的CEO,…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13) 運氣或實力

加入Prof. Donald Cox的研究小組,是一個全新的開始。Donald 領導的Stanford Center for Telecommunications和工業界有密切關係,我的研究計劃是由美國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 公司發起與贊助的,是研究最有效率的無線行動通訊的系統架構,以因應多種不同的無線通訊制度,這個研究計劃是以電機研究所FMA Program方案來執行。所謂FMA是指 Fellow-Mentor-Advisor,Fellow是我,負責做實際研究…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12) 潛水的日子

  在史丹佛的第二年,我像無頭蒼蠅一般,忙於修不同類別的課程,以彌補指導教授不在學校的缺憾。可是,那種失落感,不會因你忙碌而消失,反而會不斷地提醒你不知道在為何而忙。那就像在流沙裡掙扎,你越動,陷得越深,你越動,越更加精疲力盡。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我得知了PADI(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Diver Instructors) 這個潛水協會。我對潛水很好奇,很想試試看,卻一直沒有機緣真的去嘗試。當人失去方向時,會想做一些瘋狂的事,來跳出那煩人的每日作習,…
Continue Reading »

求學時代的故事 - (10) 羅馬競技場

在史丹佛的第一學期正式上演了。我這一屆,電機研究所一反常例,收了不少台灣來的學生,大約十一二個,多半大學是電機系本科,又以台大電機為主,大學唸物理的,只有我及當年和我一起保送台大物理的同班同學,他因為視差太重,也不用當兵。當我遇到其它台灣來的電機系學生,奇怪地發現我的名字比我的人先走了一步,很多人都已聽說過我這號人物。訊問後才知道,原來我是唯一拿獎學金的,以往也很少入學時就有獎學金,多半是進來表現好,有教授正式收為他的學生以後,才有獎學金,更何況我大學不是唸電機。不過,我並不覺得我有什麼厲害,反…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9) 矽谷金律

  炎熱的臺北七月,我交了大學最後一份報告,整理了兩箱的行李,其餘東西打包好,請家兄從臺北送回嘉義,就這樣我踏上了留學之路。 只是沒有想到,這一離開臺灣,就在矽谷定居了十多年。 嚴格說來,當時我根本沒有思考未來十年二十年將在何處,似乎早已把出國留學定型為必做之事,就好像高中唸完就得唸大學一般。 我想雖然我逃離了聯考,卻逃不了聯考下的思維。 史丹佛位於舊金山南邊五十公里,聖荷西北邊三十公里,緊鄰的是知名的Palo Alto 市,和有錢人住的Los Altos Hills及Woodside…
Continue Reading »
矽谷隨筆

求學時代的故事- (8) 哈佛還是史丹佛

    大三升大四的暑期,在朱經武獎學金主辦單位中技社及朱經武教授本人的安排下,我到哈佛大學應用物理系做短期研究。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新奇的事,雖然那時對自己唸物理的功力有不錯的自信心,哈佛這個名號還是挺嚇人的。 託一位臺大物理學長的幫忙,我在哈佛法學院後面的社區裡,分租了一個公寓,環境很好,很有人文氣息,和我分租的是一位到哈佛短期進修的教師,是位年約四十溫文儒雅的美國人,這對我的英文幫助很大。那時是暑假,就算是哈佛也放慢了腳步,顯得有些庸懶,這給了我很大的自由,隨心所欲地漫…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