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兒育女必須知道的21件中醫知識 – 題外話

連續好幾週都很忙,沒太多時間寫文章,本來希望暑假以前可以把「養兒育女」的系列寫完,看來是會延遲一些了。今天我倒是想繞個路,把最近看到的幾個病例拿出來討論,讓做爸爸媽媽的讀者了解一下,父母的正確態度及行為,對小孩子的一生有多麼的重要。 第一個要討論的病例很令人難過,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男孩子,個子很高大,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不對勁,病人媽媽一開始解釋,我的心就不斷地往下沉。 這個孩子九歲以前住在中國,由祖父母照顧,一切都很正常,身體和課業學習都良好。九歲多時,被接到美國,留在爸爸媽媽身邊。親生爸爸脾氣…
Continue Reading »

生半夏有毒?還是可以救命?

一位在香港的老太太,肺癌末期後段,西醫已經沒有辦法幫什麼了,抽肺積水後又開始積水,無法好好休息,躺下來咳嗽加劇、坐直又胸口疼痛。老太太的兒女們希望我能藉由遠程看診來幫忙媽媽,至少讓她舒服些,不要那麼痛苦。視訊後,我開了藥方,要他們就近在香港抓藥,藥方中重用桔梗、甘草當主將領頭,再適度搭配麻黃、生半夏、葶藶子等: 桔梗、甘草、 射干、 麻黃、紫菀、款冬花、  生半夏、生薑、 葶藶子、五味子、 厚朴、 茯苓、 杏仁、 麥門冬、細辛、 紅棗 今天早上剛剛到診所就看到病人兒女來的來函: 「李醫師:今日我…
Continue Reading »

轉來的文章:群方之首

這是病人女兒轉給我的文章,是中國大陸的中醫師張靜寫的。病人女兒是我史丹佛大學的學妹,本來並不認識,學妹帶媽媽來看診時,說是一位在大陸頗具名氣的中醫師張靜介紹來的,她說張醫師在重慶北碚三甲中醫院聽過我的演講。很可惜當天來聽演講的醫師大約有四五百位,我沒有辦法認識每位與會的醫師,和張醫師錯過了相識的機緣,聽說張醫師在微信上成立了一個專門討論我醫案的微信群,我自己倒還沒有上去看過,不過,非常感謝張醫師及其他中國大陸讀者們的支持,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在中國大陸辦一場微信群研討會,和大家面對面的交流討論…
Continue Reading »
病例討論

健脾祛痰癫痫止

廣州中醫藥大學李赛美教授工作室的工作同仁們再度把我去年在重慶演講中的一個病例改成故事: 【经方班】李宗恩:健脾祛痰癫痫止 小编注: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编曾给大家介绍过经方学堂礼先生治疗面瘫的故事(点击此处进行阅读),今天我们就再给大家讲讲礼先生治疗抽筋的故事。(应该是癫痫的故事) 且说这天,天气正好,礼先生和小徒弟正在晒药草,突然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小女孩前来求诊,小女孩只有4岁半,却患有癫痫,出生11个月时突然两脚抽筋严重,20、30秒就发作一次,每次持续40分钟,1岁到3岁更是多发,后来甚至连剪刀…
Continue Reading »

肺炎後,CT Scan出現腫瘤影像

這位病人,女,華人,50歲左右,前一陣子到中國探親,剛下飛機就感冒,情況直下,轉變為嚴重的肺炎,在中國的醫院住院很多天,打了很多的抗生素,好不容易壓制住肺炎病情,胸部右側上方出現疼痛點,X-ray顯示有異常影像。回到美國後,到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去檢查,CT Scan發現胸部右側上方有大約3cm的腫瘤影像,主治醫生認為情況不妙,立即安排兩週後到姐妹醫院El Camino Hospital做biopsy(活體檢驗)。這個時候,病人正好在廣播中聽到我討論肺炎的病例…
Continue Reading »
病例討論

冷风直中面瘫成 行针用药妙义精

廣州中醫藥大學李赛美教授工作室的工作同仁們把我去年在重慶演講中的一個病例改成故事: 冷风直中面瘫成 行针用药妙义精 2016-11-10 "一至"小组 李赛美教授工作室 小编注:各位看官,久违了。经方学堂高人多,治病故事听过来。话说不久前的我们曾讲到学堂礼先生通经治乳痈,然意犹未尽也,所以今儿个小编就再次潜入学堂,给大家伙唠儿点礼先生治疗面瘫的小故事。 且说这天经方学堂正好放假,礼先生正静心品茗,茶香扑鼻,可谓热天好享受。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礼先生慢悠悠地起身开门,嘴里念叨着,治病急不得,急不…
Continue Reading »

哮喘、嚴重咳嗽到肋骨斷裂

在加州行醫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種族、生活背景的病人、從華人、亞裔、不同來源地的白人、中南美州人、印度人、中東人、非裔等等,他們症狀的表現及對中藥的反應都不一樣,雖然是個挑戰,但是對醫理的了解及開藥上的拿捏考量,有很大的幫助。 上週有一位日本女士來看診,她說她兩年多前開始咳嗽,咳得非常嚴重,把肋骨咳斷裂了,我想這樣程度的咳嗽,一般人是很難想像的。她給西醫看診,一開始無法找出原因,用藥不是很有效,後來換了特別的專科醫生,認為是一種特殊的哮喘,沒有辦法治好,只能終身用藥物來壓制症狀。這位…
Continue Reading »

幾個病人情況比較:服用中藥與西藥的差別

昨天有一對華人夫婦來看診,這對夫婦是診所的「老病人」,幾年前開始到診所看診,到現在已經和我很熟了。這位太太還很年輕,幾年前來的時候,雙乳有很多腫塊,有些已經破掉流膿發臭,經過幾個月的中醫治療,腫塊消掉。本來應該繼續服用中藥一陣子,但是,病人連續服用幾個月很苦的中藥湯,也怪難受的,病人想休息休息,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讓她偶而乳房有些怪怪的感覺時,服用兩週的中藥來維持她的情況,兩年多來也還好,雖然她還不算真的健康,沒什麼大問題,生活品質也很好。 昨天看診時,我還沒坐下來,她就一邊拿出來一份西醫…
Continue Reading »

卵巢囊腫

雖然我常常看卵巢囊腫的病人,治療效果也不錯,每次聽到病人的好消息,還是會高興一下下。 昨天一對台大的學弟妹夫婦來複診,他們都三十多歲,也都是學電機工程的。太太三個月前初診時告訴我,西醫檢查出來她有卵巢囊腫,大小接近7公分,超過一般婦產科醫生認為的5公分「安全範圍」。同時,掃描顯示約一半偏向密度高的物質,而非常見的水狀物質。這種情況下,婦產科醫生認為不會像一般較小、較偏水囊的卵巢囊腫會在兩三個月左右自己消掉,因而通常會建議開刀拿掉。 這位學妹在完全以中醫的方式治療下,九月下旬掃描檢查顯示,卵巢囊腫…
Continue Reading »

癌末病人的心態

幾個月前,一位史丹佛大學的學妹帶她的姊姊來看診,癌症末期,乳癌移轉到很多器官,腦、脊椎、骨頭、肝臟等等。第一次來看診時,咳嗽很嚴重,服用西藥無效。我用射干麻黃湯類為基礎,再配合其它病症加減,病人的咳嗽很快止住了,晚上也可以好好睡覺了。接下來改方讓她身體轉熱、三焦水道通暢,病人及家屬都認為病人情況比之前好,也讓病人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沒有多久之後,她的腫瘤科醫師建議她服用一種新的標靶藥物,認為這種藥物有可能阻隔乳癌細胞,但是,有許多副作用,包括白血球會大量減少,甚至會減少到有危險的程度,如果白血…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