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一直以來就很重視 「辨證論治」,並非由一個西醫給的病名就使用某一種藥方,中醫重視患者個體的表現,由此交叉比對反推回患者的患病根源,並且在施藥後觀察患者身體的反應,進一步的調整治療方向,如此個人化的診病模式才是中醫的辨證論治的精髓。

今天我們來探討一個有趣的話題:水的循環。一般民眾前往西醫診所抽血檢驗,檢查血液裡的組成等數值,值得注意的事,人體內大部分的液體是在血管外,如:汗液、尿液,淋巴液、組織液等,這些液體是流動的,中醫認為是水的循環,甚至中醫認為水循環有時比血液的循環來的重要,水液到達膀胱後,經由鄰近的小腸加熱,一來提供動能使膀胱可以控管排尿,二來汽化膀胱內的水氣回到肝臟,就像釀酒的二鍋頭。

水的循環很重要,正好最近有位患者的情況可以來解釋其重要性,這名患者有"間歇性的癲癇 ",有時會忽然喪失意識,眼睛直視前方,猶如機械斷電,短至十秒,長可達十分鐘,甚至有時會失禁,西醫也束手無策;實際上這是一個 "痰飲 "入血脈神經的一個案例,在西醫解釋為腦細胞旁積水,造成不自主的放電,但造成的主因不明。在中醫的治療方式,我們增加患者水的循環,利用 "五苓散 "來通暢身體 "水液 "的排放,治療至今反應良好,持續治療中。

另外還有一位腦膜瘤的患者,西醫診斷有六顆,希望進行手術切除,但副作用可能為終生癲癇,這位患者去年十一月來看診,治療至今由台灣西醫診斷目前腦中只剩一顆腫瘤,KAISER醫院的醫生則是不承認患者檢驗的結果,將患者轉介到另一位西醫,另一名西醫則是不敢確認腫瘤的減少,但承認腫瘤沒有惡化還不需要進行切除手術,有趣的是西醫不願意承認中醫治療後的正面結果,但值得高興的是這位患者經過西醫認定目前狀況良好。

案例一:劉女士,上星期五帶著六歲女兒前來看診,每天尿床打呼輾轉不能安眠,西醫認為需要進行鼻腔的手術,使呼吸通暢,另外還有過敏的問題,並且視力弱,需配戴眼鏡,手腳也冰涼,於就診當天還有感冒流鼻水的症狀,當天服藥後覺得身體發熱,而感冒在星期天痊癒了,以往總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恢復,並且服藥後一個星期尿床再也沒有發生,睡眠也安穩了,想請問李醫師使用了什麼藥方,治療效果如此之好?

基本上由於這位病患的陽不能守,加上肝臟有些許問題,治療孩童我們給藥一般輕用即有效果,只要方向掌握得宜治療效果就會見效快,而感冒在一天內治癒其實中醫可以輕易的做到。

案例二:趙女士,兒子今年二十四歲,近一兩年時常感冒,鼻子斷斷續續的流清涕,平時讓他喝老薑熬煮的水,是否可以加上紅糖更有助益?

如果喝了兩年的薑水都沒有改善,那就不用再飲用了,薑固然是好東西,但也要有所限度,臨床上有長期飲用薑水造成胃潰瘍,更有子宮大出血的例子,中醫並不是一味藥就可以治百病,還是建議經由醫師辨證後開立適合的處方來治療才好。

案例三:陳女士,經西醫驗尿,尿中有百分之三十八的特異性反應,家庭醫生驗血後卻沒有,想請問李醫師為什麼結果不一樣?

這剛好反應到中醫說的,血與水的循環是不同的,很多驗血查不出的問題,在中醫水液代謝方面還是回看出問題,尿液屬水液循環的其中一節,往往很多化學物質只在尿液中發現,而中醫也能在早期水循環的問題中抓出問題來,而當血液有問題時,往往中醫已經認為病位較深,而這位女士還是得親自就診才能判斷身體確切問題。

(語音檔案由希望之聲電台提供,文章摘錄自語音檔案內容,部分文字略有異同,敬請見諒。)